京つう

  日記/くらし/一般  |  洛中

新規登録ログインヘルプ



2014年01月29日

至於何以至此

至於何以至此,我無法深入解釋Single Club

某種東西猛然觸動我的神經,我的指尖似乎微微觸摸到了睡眠的邊緣,我的身體清晰地感覺到了我意識上對睡眠的渴求。此時此境我意識無比模糊渾濁,我正待昏昏睡去,全然不顧外界的壹切幹擾,將諸多煩心事全部遺忘,將壹切拋棄在世界盡頭。睡眠意識倏然而至強烈無比,全然註入我的體內,我已然昏昏睡去。唯有如此,另無他法。

我從迷迷糊糊的夢境昏昏沈沈地醒來,意識似乎不曾全部恢復,依然處於半睡半醒的奇妙狀態,抑或可說是處於清醒與睡眠的臨界點。就像剛從陰暗潮濕的墳墓爬出來,無法快速地適應外界的陽光與空氣,以致我無法及時作出打破此種僵局的有效反應。確實如此,我想。我始料未及的東西在這壹瞬間突然出現了。我冷不丁地打了個寒顫,陰森森的氣息悄然無聲地向我襲來,猶如槍口打出的子彈壹般,準確無誤地擊中我的身體,幹凈利落,毫無半點猶豫和拖拉。我的靈魂倏然飄至我的身邊,像壹座斑駁慘淡的雕像巋然不動,仿佛靜止凝固般餌立在我的面前。靈魂不知何時何地悄然脫離我的身體,悄無聲息地進入我周圍這個如此荒誕無比的可怕世界,去繼續展開它的生存。抑或另壹種說法是,我已然不是真實意義上完整的人了,只是壹具空蕩蕩的肉體罷了。此話言之有理,我想。

靈魂披著滿布褶皺的黑色披風,頭上的帽子凸顯在濃黒的黑暗中,就像黑夜沙漠中的壹座移動的沙丘。黑色的披風圓圓地鼓起,猶如往裏面註入了強勁的風,風在其裏不停地攪動著披風,猶如功率強大的吹風機。披風在外界自始至終毫無規律地飄動。若隱若現。自始至終都未曾清晰地顯現它的輪廓及其形狀,就像是壹團飄動著的黑色氣體。如此比喻確實恰到好處,我如此認為。靈魂閃動著綠裏透黑的眸子,陰森銳利的目光仿佛要將我狠狠地射穿壹般。猶如壹把閃著亮光的手術刀如新香港

靈魂說:“暮年旭,妳只有找到那個少女,才能讓占據在妳心中的僵硬而又冷漠的東西徹底融化。唯有如此,妳才能改變這個荒誕的世界,才會重獲新生,召回自己的靈魂,才不至於淪落為死亡的結局。可明白?”

我稀裏糊塗,不知何因,無言以對。我瞬間全然清醒過來,就像全身迅速流過強大的電流壹般,準確無誤地激活我的已然昏睡的神經。正是依靠它,我才得以清醒,我想。然而剛才所發生的壹切究竟是不是事實,誠然如若說他是夢境,抑或說它是幻覺,但它何以如此真實,就像真真實實存在的東西壹樣。我百思不得其解。至於它究竟是現實性的東西抑或是非現實性的東西,我則無從知曉。

村上春樹曾在《挪威的森林》中說道,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壹片森林,或許我們從來不曾去過,但他會壹直在那裏,總會在那裏。迷失的人迷失了,相逢的人會再相逢。

也許我已陷入這壹片迂回曲折的森林,雙腳深陷潮濕的沼澤之中,無法自拔。就像是被外界力量強行釘在森林裏面,絲毫不得動彈,全然無法掙脫其中,無法順利地走出這壹片迷茫不已的森林。定是如此,我無須懷疑,不需加以確認。我的生存確實毫無作用,每天都是千篇壹律的單壹循環,反復地接受練習,永無休止的考試,百無聊賴的成績排名,無比僵化的高考制度。我們就是生活在如此這般的環境當中,社會正高速發展,就像打了興奮劑的巨型猛獸發了瘋似的向前奔跑。然而各種體制已然高度僵化,機械化,毫無生機與活力。猶如壹壇腐爛發臭的死水。毫無創造性。腐朽不堪,無聊乏味至極。

至於我自己則渾渾噩噩地安然度日,毫無追求的目標,茍活在這個世界上,就像豬圈中的壹頭整天吃飽就睡睡飽就吃的胖豬,全然沒有壹絲對未來的預見性。可怕不已,頹廢至極nu skin 如新

我再次遇見了那個女孩,她壹如既往露出仿佛職業性的標準笑容,猶如初春盛放的第壹朵清純潔凈的花朵,洋溢著如同麥芽糖般的甜美氣息。甜美至極。纖塵不染。她纖長的手指輕輕撩起頭發,將其懸掛在耳根處,耳根美得出奇,潔白無暇,毫無瑕疵,無懈可擊,儼然盛放在雪山之顛的白色的雪蓮花。其余的頭發,自然而言地披散在女孩潔白的頸脖處。其頸脖也同樣光潔可人,長短恰到好處,如同體型標準的美麗模特。

女孩谷雨旋轉其身子,動作連貫,壹氣呵成,全無拖泥帶水之嫌,優雅至極,韻味十足。她對我莞而壹笑,說道:

“暮年旭,妳已然徹底失去自己的靈魂,毫無如何有效的途徑找到它的存在,即是意味著再也無法讓其重回妳的體內。或許它已煙消雲散徹底毀滅,抑或已被外界力量拋到世界盡頭也未可知。對於拯救靈魂諸如此類的事情,我無能為力,確實也不是妳我能力範圍內所能企及的事情。大抵可明白?”

“何以至此?”我答道。

谷雨用手指扯了扯粉紅色短裙的衣角,指腹不經意劃過光潔可人的頸脖,猶如壹張雪白的紙屑劃過天空,隨即答道:

“至於其原因,無非就是妳的心已經死亡,從而靈魂也隨之死亡。妳已然厭惡了這般毫無意義的生存,全然喪失了生存的信心與勇氣。失去生存的信心,無疑就意味著死亡。便是如此,可明白?”

我無言以對。內心的防線已然徹底崩潰,猶如壹盤散亂胡亂爬動的螞蟻群。

我從虛幻中蘇醒過來,重新返回現實世界。我已然失去了自己的靈魂。已無可挽回。

我唯有靜待於此,自覺等待死亡的來臨,結束毫無意義的生存。孤獨感再次來勢洶洶地襲來,我孑然壹身,孤身壹人慢慢走向青春的墳墓。

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nuskin)の記事
 安靜地等待你遙遠的歸期 (2014-01-03 16:27)
 時間會證明 (2013-12-17 17:12)

Posted by colordays  at 11:38 │Comments(0)nuskin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